疫情对经济的滞吉喆球衣退役仪式怎么办后影响需要高度关注

疫情对经济的滞吉喆球衣退役仪式怎么办后影响需要高度关注

  一、特殊的时点会放大疫情的冲击

  为了控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并最终战胜疫情,必须严格限制人员流动和聚集。春节期间,与节日相关的人员流动和聚集活动基本停止,这直接冲击的是消费需求,特别是对服务业的消费性需求。虽然目前尚无完整的统计数据,但是所有人对此都有切身感受,在住宿餐饮、文化旅游、交通运输以及各种娱乐活动上的消费支出大幅下降。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一季度由于春节因素和季度因素的叠加,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通常处于年内高点。2015年以来,每年一季度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均超过年内4个季度的均值;2015年至2019年,一季度的最终消费贡献率比年度均值高出8.9个百分点。在最终消费率这一指标上,以2010年为转折点,之前是持续10多年的下降,2010年的48.5%是历史低点;之后则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2010年至2018年上升了近6个百分点。在最终消费率持续上升的大趋势中,一季度的消费贡献率是最高的,因此此次发生在一季度的疫情对整体经济产生较大的负面冲击。

  短期看,在需求方面受疫情冲击最大的是服务业,特别是住宿餐饮、交通运输、文化旅游、休闲娱乐和批发零售等行业。2010年以来,服务业占我国GDP的比重持续上升,2015年首次超过50%,2019年达到53.9%。分季度看,服务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在一季度通常是年内最高的;2011年至2019年,一季度服务业的贡献率比年内4季度均值高出2.9个百分点。因此在这个时点上,当疫情引发的需求冲击主要作用于服务业时,疫情对对整体经济的负面影响也会较大。

  二、疫情冲击从需求侧向生产侧的扩展

  疫情爆发的时点和防控措施出台的时机,使得冲击从需求侧扩展到生产侧。人员返岗受阻,生产投入以及最终产品的运输受限,意味着疫情带来的冲击已不再是单一的需求冲击,而是从需求到生产投入的多重冲击。一旦从需求侧扩展到生产投入乃至整个生产过程,疫情的影响就在短期内从局部领域传播和扩散到更多的领域,对整体经济的影响也随之放大,同时也可能带来更长时间的滞后影响。

  疫情的爆发和各种防控措施的密集出台,没有阻断人员离岗返乡的过程,而是阻断了返乡人员回流工作地点的过程。春节前的最后几天,相关的严格管控措施才开始出台和生效。此时,节前的人员流动大多已经完成。根据交通运输部的相关数据,从1月10日春运开始直至1月22日(腊月二十八),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当日发送的旅客人次,与2019年春运同期相比仍然是正增长的。1月23日(腊月二十九)相关数据才开始出现同比下降,1月24日(腊月三十)同比下降2.5%。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节后人员流动的停滞。全国铁路、公路、水路和民航的旅客量发送量同比大幅下降,并且降幅不断扩大。从正月初四到初九,同比下降幅度从76.2%逐步扩大到86.3%。因此,受影响的主要是节后的人员流动。

  节后人口流动受阻使得很多企业难以按时复工。在我们调查的173家企业中,有49.7%的企业面临生产员工和管理人员无法返岗的问题。不仅如此,各地限制人员流动的交通管制,影响的不单是人员本身,而是整个交通运输过程。在防控疫情和维持百姓日常生活所需的物资之外,其他物资的运输都受到严重影响。企业恢复生产不仅面临人员难以返岗的问题,还面临零部件、原材料和机器设备难以及时获得的问题。调查发现,49.7%的企业因上游企业不能开工而无法获得零部件和原材料,26.6%的企业受制于运输管制而无法获得必要的零部件和原材料;25.4%的企业受制于运输管制而无法顺利发货。这就意味着,疫情的影响已经从需求侧扩展到生产侧,并且在生产侧沿着供应链向下游扩展。

  三、经济维度下的政策重点应该是降低疫情的滞后影响

  在疫情过去之前,防控疫情是重中之重,必须是最优先的考虑,这是完成既定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前提。那么,经济维度下的政策重点就应该是防止疫情的短期冲击演变为更长时期的滞后影响。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